微剋多資訊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Login

搜索
回覆 1則 瀏覽 770篇

火花

簽到天數: 2

該用戶今日未簽到

發表於 2009-10-28 09: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rjb.jhtj.net.cn/zy/yw/51/14/一把炒米.mp3

───

退伍當天回到台北家裡,母親就告訴我,有個住在基隆的小姐昨天打電話找我;
問今天是否是我退伍返家的日子。
才剛說完,電話就響起了鈴聲...

“請問ben在家嗎?”
兩年了,但我仍然熟悉那個溫柔甜美而略帶矜持的聲音。
“妳好!我就是,好久不見了,自從學校畢業入伍以後就沒再和妳連絡過...很抱歉!”
"嗯,在馬祖當兵還好嗎?不敢向伯父母問你當兵的營區地址,所以...沒給你寫信。”
"沒關係!到了外島連自己都沒把握還能平安回來,所以除了家書,也顧不得其他的了,很抱歉!”
"有件事想和你談談,我們可以現在約個時間在台北西門町見面嗎?電話裡不好說...”
“沒關係,有甚麼事我可以幫忙的,請你就直說吧!跟從前一樣,只要我做得到,用不著客氣。”
“那可以等一個半小時後我們在西門町見面時再告訴你好嗎?”她帶著懇求的口吻說。
昨天在回台北的船上因退伍而興奮得一夜都沒睡好,現在覺得好睏,
但實不忍心讓她這樣要求,所以我還是答應了。
“還是在以前的那家西餐廳門口可以嗎?你還記得是在哪裡吧?"她說。
“好吧,我記得,那就一個半小時後見面再談;一會兒見~~”
在約定的時間和地點,見到了兩年沒再見過面的她,
就像從一個漁村少女突然蛻變成一位漂亮的公主,我差點沒認出她來...
“你好嗎?”她帶著清新喜悅的微笑首先開口,
“喔!對不起,我很好;你自己呢?”我想掩飾差點認不出她的窘態,
“還好,只是...”她的神色突然變凝重,欲言又止,
這個突然轉變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才發覺自己很不善交際。
"今天我們不要喝咖啡,陪我去植物園走走好嗎?”
於是打了一部計程車直驅植物園,在車上她不再說話。
到植物園門口付了車資下了車,我們順著小徑走入園中秋末的景色。
和她只是並肩慢走,並沒有牽著她的手;從認識以來,我從不曾也不敢想去牽她的手,雖然她曾有幾次企圖想讓我牽著她的手,但是我並沒讓她達成願望;對我而言她是絕對聖潔的,我不可以汙衊了她。
除了那剛見面的霎那,其他的時間都讓我感覺沉重;因為這不像以前的她。
“我媽她...在逼著我趕快結婚...”
她終於吞吐的說出了這句話,頓時雙頰紅的像春日盛開的薔薇,我不敢看著她。
“因為我是家中的長女而且又是排行老大...”
她看著地上的草坪,臉更紅了,連耳頸也泛出了粉紅;。
她這突來的話語,可憐仍未經世的我,真的不知所措;
我知道她完全放下少女的矜持才能說出這幾句話,這使我開始覺得不安...
在我心裡;我們只是朋友,只是很普通的異性朋友。
雖然過去曾經一直在鼓勵她無論如何要完成自己的學業,
不要因為她母親的壓力而放棄,不要因家中生活困境壓力而放棄求學的機會。
我背著家裡多次拿著自己課餘打工的錢塞給她繳房租繳學費和不足的生活開銷。
在那個時代,一個女孩子家,單獨在台北生活,只靠白天課餘打工,學費房租和生活費都要靠自己有多難啊!
或許是我因為沒有姊妹,所以對她有一種很特別的兄妹手足之情;她比我小了一歲多;我覺得她很可憐,父親很早就過世了,寡母帶著四個孩子,住在基隆小漁村的一個矮舊的房子裡,我曾應她邀請去過她家一次;她是排行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妹妹和兩個弟弟,這是我很樂意幫忙她的唯一理由和原因。
我家中也並不富裕;但比起她來說還是好得多了。
“在你去當兵的第二年夏天,我終於畢業了;
很感謝你在我最需要幫助的那些日子中為我所做的一切,我想... ”
她停頓了好一會兒,然後繼續說
“我想還給你,但我不知道該拿甚麼還...”
“我想我只能...只能用自己的一生一世來償還,只是也許還不夠還清所欠你的...”
我終於明白了她等我退伍約我出來的目的,天啊!
“可是妳知道我才剛從軍中退伍,連工作都還不知道在哪裡,拿甚麼養家和養活妳呢?”直到現在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藉口,還是我太急了...
怕她誤解,我連忙補充了一句話”
“不是不喜歡妳,我現在確實沒有談結婚的資格和權力,妳能理解嗎?”
“嗯,我能理解;今天約你出來只想知道你是否還願意像過去一樣繼續照顧我,支持我...”
看著她失望的眼神和發紅的眼圈,我心都酸了,但我又能如何?
“送我走到公路局車站好嗎?我該回去了...”
“嗯,好的!”這一路一直到看著她上台北往基隆的中興號車子,
我們彼此雙方都沒有再過發一言一語。
在這之後我們彼此都沒有再互相通過一個電話。
但是在剛滿分手兩週的那個雨天下午,突然收到她寄來的一封信,信一開始的內容是:
“親愛的ben,
我已經在母親的安排下與一個還算有錢的人在今天舉行結婚儀式,
我知道已不可能再有機會和你說話,最終的我還是只能屈服在命運之神的手裡...”
再底下我只能看到模糊的一片,潮濕的一片...
從那個時候起直到今日,已不曾再有任何她的訊息,這就是故事的最終結局;
而我所能做的只有持續每一年寄上沒有地址的衷心祝福,給那曾經一直在黑暗角落等待我的女人...

該用戶從未簽到

發表於 2009-10-28 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動..............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微剋多資訊(MicroDuo)

GMT+8, 2016-12-11 08:19

Discuz! X

© 2009-2016 Microduo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